Skip to content
You are here: 首頁 arrow 造就 arrow 每日靈修(QT) arrow 出埃及記4:1-31
出埃及記4:1-31 PDF 列印 E-mail
2009/11/25
<BGSOUND src="https://www.victorychurch.org.tw/images/stories/daily_devotion/exo/091125exo04.wma">
Download daily_devotion/exo/091125exo04.wma (right click and save as)

出埃及記第四章1-31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/11/25

1摩西回答說:「他們必不信我,也不聽我的話,必說:『耶和華並沒有向你顯現。』」2耶和華對摩西說:「你手裡是什麼?」他說:「是杖。」3耶和華說:「丟在地上。」他一丟下去,就變作蛇;摩西便跑開。4耶和華對摩西說:「伸出手來,拿住牠的尾巴,牠必在你手中仍變為杖;5如此好叫他們信耶和華─他們祖宗的神,就是亞伯拉罕的神,以撒的神,雅各的神,是向你顯現了。」6耶和華又對他說:「把手放在懷裡。」他就把手放在懷裡,及至抽出來,不料,手長了大痲瘋,有雪那樣白。7耶和華說:「再把手放在懷裡。」他就再把手放在懷裡,及至從懷裡抽出來,不料,手已經復原,與周身的肉一樣;8又說:「倘或他們不聽你的話,也不信頭一個神蹟,他們必信第二個神蹟。9這兩個神蹟若都不信,也不聽你的話,你就從河裡取些水,倒在旱地上,你從河裡取的水必在旱地上變作血。」10摩西對耶和華說:「主啊,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,就是從祢對僕人說話以後,也是這樣。我本是拙口笨舌的。」11耶和華對他說:「誰造人的口呢?誰使人口啞、耳聾、目明、眼瞎呢?豈不是我─耶和華嗎?12現在去吧,我必賜你口才,指教你所當說的話。」13摩西說:「主啊,祢願意打發誰,就打發誰去吧!」14耶和華向摩西發怒說:「不是有你的哥哥利未人亞倫嗎?我知道他是能言的;現在他出來迎接你,他一見你,心裡就歡喜。15你要將當說的話傳給他;我也要賜你和他口才,又要指教你們所當行的事。16他要替你對百姓說話;你要以他當作口,他要以你當作神。17你手裡要拿這杖,好行神蹟。」18於是,摩西回到他岳父葉忒羅那裡,對他說:「求你容我回去見我在埃及的弟兄,看他們還在不在。」葉忒羅對摩西說:「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去吧!」19耶和華在米甸對摩西說:「你要回埃及去,因為尋索你命的人都死了。」20摩西就帶著妻子和兩個兒子,叫他們騎上驢,回埃及地去。摩西手裡拿著神的杖。21耶和華對摩西說:「你回到埃及的時候,要留意將我指示你的一切奇事行在法老面前。但我要使(或作:任憑;下同)他的心剛硬,他必不容百姓去。22你要對法老說:『耶和華這樣說:{以色列是我的兒子,我的長子。23我對你說過:容我的兒子去,好事奉我。你還是不肯容他去。看哪,我要殺你的長子。}』」24摩西在路上住宿的地方,耶和華遇見他,想要殺他。25西坡拉就拿一塊火石,割下他兒子的陽皮,丟在摩西腳前,說:「你真是我的血郎了。」26這樣,耶和華才放了他。西坡拉說:「你因割禮就是血郎了。」27耶和華對亞倫說:「你往曠野去迎接摩西。」他就去,在神的山遇見摩西,和他親嘴。28摩西將耶和華打發他所說的言語和囑咐他所行的神蹟都告訴了亞倫。29摩西、亞倫就去招聚以色列的眾長老。30亞倫將耶和華對摩西所說的一切話述說了一遍,又在百姓眼前行了那些神蹟,31百姓就信了。以色列人聽見耶和華眷顧他們,鑒察他們的困苦,就低頭下拜。】

摩西向神祈求一些即使不能製造信心,也可以引發信心的證據,在以色列眼中證實他所得的呼召:杖變蛇、大痲瘋、水變血。然而,及或神給了這三個強而有力的證據,摩西的回應卻讓我們看見人這樣的小信:「主啊,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,就是從祢對僕人說話以後,也是這樣。我本是拙口笨舌的。」摩西並沒有因此信心被堅固、勇於回應神;相反地,他「間接」批評神-即使我遇見了祢、即便祢對我說話了,這些也不能改變我的狀態、使我變成有口才。:「我本是拙口笨舌的。」摩西只看到了自己,因此,神向摩西發怒。

摩西之受譴責是因為他推搪,推搪是缺乏信心的表現;甚至他還說:「祢打發別人去吧。」這客氣、卻很明顯是拒絕之詞,難怪神會勃然大怒,轉而指派亞倫成為摩西的口。事實上,亞倫並沒有真的成為摩西的口,若我們繼續讀出埃及記,就會發現:後來都是摩西自己向法老宣告上帝的話。上帝仍使用摩西。

是否我們也這樣推託、拿各樣的理由搪塞神的呼召?就算有神各樣的保證,我們仍說:「我不行!上帝祢打發別人去吧!」回應呼召,真的有困難挑戰、甚至有逼迫攔阻,即便有上帝的保證,法老的心仍是剛硬;然而這些卻不能成為我們無法回應神呼召、起身事奉神的理由。

人非聖潔,不能見神。當摩西在曠野遇見神、卻沒有記號,神就要殺他。我們的神比這些都大!祂要求我們唯一要擔憂、懼怕的是:我是否存清潔的心、分別自己歸於神?我們該當心的是:神自己,因為我們的神「至聖至榮,可頌可畏,施行奇事」。

 
< 前一個   下一個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