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You are here: 首頁 arrow 造就 arrow 每日靈修(QT) arrow 士師記8章
士師記8章 PDF 列印 E-mail
2010/02/01
<BGSOUND src="https://www.victorychurch.org.tw/images/stories/daily_devotion/jug/100201jug08.wma">
Download daily_devotion/jug/100201jug08.wma (right click and save as)

士師記第八章

1. 以法蓮人對基甸說:「你去與米甸人爭戰,沒有招我們同去,為甚麼這樣待我們呢?」他們就與基甸大大地爭吵。

2. 基甸對他們說:「我所行的豈能比你們所行的呢?以法蓮拾取剩下的葡萄不強過亞比以謝所摘的葡萄嗎? 3.  神已將米甸人的兩個首領俄立和西伊伯交在你們手中;我所行的豈能比你們所行的呢?」基甸說了這話,以法蓮人的怒氣就消了。

4. 基甸和跟隨他的三百人到約旦河過渡,雖然疲乏,還是追趕。 5. 基甸對疏割人說:「求你們拿餅來給跟隨我的人吃,因為他們疲乏了;我們追趕米甸人的兩個王西巴和撒慕拿。」

6. 疏割人的首領回答說:「西巴和撒慕拿已經在你手裏,你使我們將餅給你的軍兵嗎?」

7. 基甸說:「耶和華將西巴和撒慕拿交在我手之後,我就用野地的荊條和枳棘打傷你們。」 8. 基甸從那裏上到毗努伊勒,對那裏的人也是這樣說;毗努伊勒人也與疏割人回答他的話一樣。 9. 他向毗努伊勒人說:「我平平安安回來的時候,我必拆毀這樓。」

10. 那時西巴和撒慕拿,並跟隨他們的軍隊都在加各,約有一萬五千人,就是東方人全軍所剩下的;已經被殺約有十二萬拿刀的。 11. 基甸就由挪巴和約比哈東邊,從住帳棚人的路上去,殺敗了米甸人的軍兵,因為他們坦然無懼。 12. 西巴和撒慕拿逃跑;基甸追趕他們,捉住米甸的二王西巴和撒慕拿,驚散全軍。

13. 約阿施的兒子基甸由希列斯坡從陣上回來, 14. 捉住疏割的一個少年人,問他:「疏割的首領長老是誰?」他就將首領長老七十七個人的名字寫出來。15. 基甸到了疏割,對那裏的人說:「你們從前譏誚我說:『西巴和撒慕拿已經在你手裏,你使我們將餅給跟隨你的疲乏人嗎?』現在西巴和撒慕拿在這裏。」16. 於是捉住那城內的長老,用野地的荊條和枳棘責打〔原文是指教〕疏割人;17. 又拆了毗努伊勒的樓,殺了那城裏的人。

18. 基甸問西巴和撒慕拿說:「你們在他泊山所殺的人是甚麼樣式?」回答說:「他們好像你,各人都有王子的樣式。」

19. 基甸說:「他們是我同母的弟兄,我指永生的耶和華起誓,你們從前若存留他們的性命,我如今就不殺你們了。」 20. 於是對他的長子益帖說:「你起來殺他們。」但益帖因為是童子,害怕,不敢拔刀。

21. 西巴和撒慕拿說:「你自己起來殺我們吧!因為人如何,力量也是如何。」基甸就起來,殺了西巴和撒慕拿,奪獲他們駱駝項上戴的月牙圈。

21. 以色列人對基甸說:「你既救我們脫離米甸人的手,願你和你的兒孫管理我們。」

22. 基甸說:「我不管理你們,我的兒子也不管理你們,惟有耶和華管理你們。」 24. 基甸又對他們說:「我有一件事求你們:請你們各人將所奪的耳環給我。」(原來仇敵是以實瑪利人,都是戴金耳環的。)

25. 他們說:「我們情願給你。」就鋪開一件外衣,各人將所奪的耳環丟在其上。 26. 基甸所要出來的金耳環重一千七百舍客勒金子。此外還有米甸王所戴的月環、耳墜,和所穿的紫色衣服,並駱駝項上的金鍊子。 27. 基甸以此製造了一個以弗得,設立在本城俄弗拉。後來以色列人拜那以弗得行了邪淫;這就作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網羅。 28. 這樣,米甸人被以色列人制伏了,不敢再頭。基甸還在的日子,國中太平四十年。

29. 約阿施的兒子耶路巴力回去,住在自己家裏。 30. 基甸有七十個親生的兒子,因為他有許多的妻。 31. 他的妾住在示劍,也給他生了一個兒子。基甸與他起名叫亞比米勒。 32. 約阿施的兒子基甸,年紀老邁而死,葬在亞比以謝族的俄弗拉,在他父親約阿施的墳墓裏。

33. 基甸死後,以色列人又去隨從諸巴力行邪淫,以巴力‧比利土為他們的神。 34. 以色列人不記念耶和華─他們的□神,就是拯救他們脫離四圍仇敵之手的, 35. 也不照耶路巴力,就是基甸向他們所施的恩惠厚待他的家。

 

有實無名的王

對於中國人而言,一個人在社會上的「名」與「實」是否相符,關係著眾人對此人身份地位的認定。也關係著人如何界定自己在社會中的責任和權利。在聖經中,基甸的例子,讓我們有機會來思想一個屬靈領袖的功過。

基甸是整個士師時代由盛轉衰的轉捩點。基甸在言語和軍事上都有才幹,可以說是一位能幹的領袖。

在處理和以法蓮支派之間的關係上,基甸滿有智慧(1-3節)。「以法蓮支派在迦南地定居的早期,一直享有比其他支派更優越的地位,他們的地業座落於中央高地,是征服迦南地時唯一比較完全的征服,以法蓮人位居中央山地,免受周圍許多敵人的侵擾,比其他支派有更多的自由鞏固自己。士師時期最著名的兩個聖所在伯特利及示羅,。。。,此二聖所便座落於以法蓮地業之中,這個事實無疑更加添他們的優越感。」[1] 以法蓮因為他們的優越地位,責怪基甸為何在這重要的戰役中,居然沒有邀請他們參與其中。基甸的回答十分有智慧,他並沒有誇耀自己戰勝米甸人的功績和士師的地位,反倒是用謙卑的言語,使以法蓮人覺得他們所做的遠遠勝過基甸所做的。這使以法蓮人因為受到奉承而轉消怒氣,[2] 化解了以法蓮和其他眾支派可能爆發的激烈衝突。基甸不只是有言語的才幹,另一方面,他也成功地將以色列外來的欺壓消除了。

雖然如此,基甸的一生卻沒有讓以色列的士師時期,走向合神心意的道路。

 

基甸以王自居

表面上看起來,基甸在戰爭之後引退,推辭王的名份(22節),不再過問政治(29節)。然而,實際上,他還是掌握著以弗得,求問上帝治理以色列的關鍵器物(27節)。基甸有許多的妻(30節),還將其中一個兒子取名為亞比米勒(直譯「王的兒子」,引申意「我父親是王」),很可能他的心中始終對推辭作王耿耿於懷。他取了迦南人示劍的妾,也種下了未來禍患的種子。他除滅了米甸王,卻為以色列立了自己為王。

 

基甸留下的禍患─以色列內部的不和

基甸在上帝的幫助下,贏得了約但河西的戰爭。然而約但河東的戰爭,充滿了個人強烈的復仇意識。基甸不但對米甸二王有強烈的復仇意識(19節),對疏割和毘努伊勒人也是充滿了復仇意識(15-17節)。基甸以強硬的手段處置疏割和毗努伊勒人的背叛(4-9,13-17節)。他的復仇意識使得對抗米甸的聖戰,成為個人復仇的戰爭。另一方面,他一面對河西的以法蓮百般容忍,卻對河東的疏割和毘努伊勒卻除之而後快,種下了以色列內部不和的遠因。

 

宗教的偏邪

以弗得是君王為了得到上帝的曉諭而設立的用具,好使君王可以按照神的心意治理以色列人。然而在基甸的製作的以弗得和偶像相似,成為以色列人膜拜的對象(27節)。至終將以色列人引到拜偶像的路上去。和以弗得有關的王權,也成為他的兒子們爭奪廝殺的原因。基甸不但留下了家族禍患的遠因,也將以色列人帶到了上帝不喜悅的境地。

身為屬靈的領袖,真要慎防自己不經意地竊佔了上帝的榮耀。雖然我們不會明目張膽地敬拜偶像,但是卻要慎防任何人事物取代了神成為人尊崇敬拜的對象。

 

禱告

爭戰得勝的主,我們將一切人生的成功及勝利歸功於祢。若沒有祢的幫助,一切的成功都是天方夜譚。我們也求祢賜給我們一顆儆醒的心,慎防自己竊佔祢的榮耀,另立偶像取代祢的地位,阿門!

 
< 前一個   下一個 >